车祸致生理缺陷 配偶可否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2020-01-14 04:17

2013年10月,王兵驾电动车与桑塔纳轿车的车主赵海发相撞,后经治疗并鉴定,鉴定结论为“因外伤致阴茎勃起功能障碍”。
王兵妻子马艳芬认为,自己作为王兵合法妻子,丈夫因车祸丧失性功能,使自己的生理及心理健康受到了严重伤害,故马艳芬将赵海发诉至法院,要求赵海发对其遭受的性权利被损害进行精神损害赔偿。 分歧 马艳芬是否有权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第一种意见认为,加害人的行为,造成了受害人配偶的性利益的损害,作为配偶的马艳芬可以要求赵海发赔偿精神损失。 第二种意见认为,在我国,第三人侵害婚姻关系的侵权案件,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因此,对于马艳芬的诉讼请求应当驳回。 评析 笔者赞同第一种意见。 本案实际上是间接损害婚姻关系的案件,赵海发的侵权行为导致王兵身体遭受损害,并造成性功能的丧失,马艳芬因此所遭受的社会地位的丧失及其配偶服务提供的丧失,包括性交能力的损害。性利益是配偶权的一个方面,正是由于赵海发的侵害,才使得马艳芬作为妻子的性利益受到了侵害,故赵海发对马艳芬所遭受的这种损害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间接损害婚姻关系侵权行为的责任,应当体现为精神损害赔偿的承担,即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最高人民法院第1条第2款规定:“违反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受害人以侵权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由于现行法律没有对配偶权中的性利益遭受损害时的救济方式的明确规定,故可以援引此法条,可以认定为是其他人格利益受到损害。

上一篇:阳朔法院强制执行内河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
下一篇:小议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快速增长